81707新葡萄京-www.81707.com-平台官网

紫金山新闻
关注

“艺”起抗疫,南京高校师生用艺术跨国界接力传递温暖

紫金山新闻 2020-02-10 17:48

每一次疫情的动态,都牵动着国人的心。在南京,每一个人都用各自的方式参与到了这场疫情阻击战之中,南京高校的师生们也不曾缺席。

一首MV《我们一起》是南艺师生用歌声表达了身边人用信念和毅力接力筑起的爱的长城;一首《最美逆行者》则由河海、南艺师生联手向逆行者的致敬;一幅幅海报、美术作品的背后,饱含着一个个南京学子彻夜未眠的祝愿;而雕塑家李广玉则用雕塑作品致敬英雄……在南京,他们用艺术接力传递出一片温暖。

一场跨国界的接力让《我们一起》抗“疫”

“我叫武汉,是一个特别爱吃热干面的小朋友。2020年初,我开始发烧,妈妈说,我生病了……”一个孩子的自白带起了歌曲《我们一起》的旋律,这个孩子就是“武汉”。

这首MV的作曲出自81707新葡萄京(www.81707.com)流行音乐学院老师章崇彬之手,他告诉记者,“武汉”的表白作为主线穿插在整首歌曲之中,增加了一份感染力。“过年之后随着疫情的发展,揪心之余我在大年初三决定希望用一首歌曲为武汉人加油。”于是,章崇彬找来了曾经一起搭档创作音乐剧《石头城传奇》的词作者、著名编剧魏强,写出词曲之后立刻物色歌手进行排练录制。

这一曲对唱中,陈星儿是学院另一名老师,而陈麒名则是毕业于同济大学的南京学子,“陈麒名是主动加入进来的,而为了减少见面加强防护,我们都是在微信中沟通练习,最后交由学生郭晓彤制作MV。”

整首MV中,郭晓彤将尊重版权的情况下将新闻报道以及网络上的一些感动、励志的瞬间加以整合,一天修改了12个版本,最终剪辑而成。

其中,一段全国各地学子为武汉加油的接力视频,在网络上引发共鸣,“我们发出邀请之后,很多身边人包括得知消息的陌生人都发来了接力视频。而让我最感动的是,MV中有一段来自德国的视频,我们曾通过网络联系上这位德国人,他立刻就答应了加入到MV中来。”

正是这样一场跨国界的接力,让温暖持续升温。

而河海大学学子与南艺毕业生联手组成的团队创作出的MV《最美逆行者》,也感动了不少医护人员。主创团队中有一位军医的亲属,他们对于逆行者肩头的重任更加深有体会。

几百支画笔让爱与希望持续蔓延

除了一首首动人歌曲,南京的学子们正用几百支画笔传递着爱与希望。

在南艺发出以“抗疫防控”为主题的艺术战“疫”志愿者行动后,诸多学子都加入了进来。

来自南艺传媒学院动画、数字媒体艺术两大专业的十二名同学在学校的组织下,用手中的笔加入抗“疫”之战,将视角聚焦战疫一线的志愿者们,创作出一幅幅打动人心的海报作品。

作者 杜晶 南艺学子作者 杜晶 南艺学子

作品中有生命的“摆渡人”,他们戴着口罩、穿着防护服日夜兼程负责运动被观察隔离的患者,面对有可能被感染的危险,他们毫不畏缩,前行在抗疫路上。

线稿徐双阳,上色后期郭皓 南艺学子线稿徐双阳,上色后期郭皓 南艺学子

有一线志愿者,他们不仅投身防护一线,更来到口罩生产线上,海报中一对退休夫妇“不请自来”只为将更多战疫必需品送到需要人的身边,他们是平凡又伟大的“逆行者”。

吴燕琦 作者吴燕琦 作者

美术学院的学子的画笔则更加聚焦日常。吴燕琦用一幅《勤消毒》以第一人称视角来展现日常生活中洗手消毒的益处。

王依云 作者王依云 作者

王依云则聚焦一线医务工作者的脸庞,物理防护措施在年轻的脸上留下印记,但卸下装备的一刻不是结束而是下一回合的蓄势。

王丽雯 作者王丽雯 作者

身在宜昌的王丽雯,即便在家没有颜料,仍旧用现代工具表达了对全国各地支援湖北的感谢。

崔轲淞 作者崔轲淞 作者学子 卢慧杰在创作学子 卢慧杰在创作

工业设计学院更是短时间内收到了400幅左右的作品,“我们学院孩子们的专长是海报设计,几乎学院每个学生都参与了进来,用宅在家的时间连夜创作。”

相隔17年终完成心愿为钟南山塑像

当雕塑家李广玉为钟南山心声塑像的视频被发布到网络之后,立刻引发了网友的关注,一天之内就获得网友20余万的点赞量。作为一名曾经在南艺执教、自南艺走出的雕塑家,李广玉如今是江苏省文联十九山雕塑院院长,他告诉记者,武汉是他除了南京外作品最多的城市。

“84岁老人逆行去抗疫前线武汉的消息让国人振奋,钟南山先生又一次成为了全国人民抗疫的精神支柱。17年前抗非典的时候我就想为他塑像,因为先生当时才六十多岁,瞻前顾后当时我没做,现在先生已经84岁高龄,早已功成名就,更鉴于很多健在的院士都已经有塑像这次我决定为钟先生塑像。”李广玉从大年初四开始为钟南山先生塑像,如今已经基本完成,并逐步细化求精,“虽然老先生眼含泪水的那幅照片感动了很多人,但我觉得钟南山院士的雕塑形象应该是儒雅正气的,严肃中略带微笑的,我相信先生可能也不愿意一直哭着面对众人。”

对于很多人提出活人不塑像的疑问,李广玉解释,“中国确实没有这个传统,但并不表示是错的。现代雕塑从西方传到中国,为了纪念丰功伟绩而塑像的传统也传入了中国,近些年为伟人和名人做纪念雕像的越来越多,有很多健在的人已经有了塑像,我就接过为健在的人塑像的任务,20年前我就接过河海大学为健在的严凯院士和徐芝纶院士塑铜像的任务,后来又接过为健在的黎磊石院士和王士雯院士塑铜像的任务,也接过航天英雄杨利伟纪念碑雕像的任务。”李广玉的做法也得到了网友的支持,“明星都可以有蜡像,为何科学家、英雄不能有塑像?”

采访中记者获悉,这座钟南山半身雕像高99厘米,配以1.2米高大理石底座,“寓意长长久久,祝愿先生健康长寿!”李广玉解释。

南报融媒体记者 王婕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