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707新葡萄京-www.81707.com-平台官网

欢迎来到81707新葡萄京(www.81707.com)——双馨网
当前位置:首页  双馨人物

那些我们身边的南艺工友们

发布者:nysxw发布时间:2014-08-29浏览次数:573

  艺术的问题归根结底是人的情感问题。黄瓜园是个重感情的地方。我希望这里的学生,也包括我的同事们,还能记住老陈。他是临时工,但毕竟,他在这里临时工作了十几年。一个人过不了几个十几年,一个和大家相处了十几年的人,我们没有理由忘记他。  ——摘自丁亚雷博客

老  陈

 

文/丁亚雷

 

  我是上学期才知道,老陈不干了。

 

  我不知道老陈叫什么名字。在教学楼里,老一点的教工叫他老陈,年轻一点的,叫他陈师傅。

 

  老陈原来一直是美院临时聘请的一位工友,在美院的教学楼里已经工作了十几年了。究竟是十几年,我搞不清楚,但总在十四年以上。因为我是十四年前进美院读的研究生,那时他已经是美院的工友了。他比我在美院呆的时间长。

 

  研究生毕业后,我去了北京读博,三年后回到黄瓜园。老陈仍然还在美院里工作,仍旧住在楼梯下一间晒不到多少阳光的小格子间里,他的变化不大。或者也是因为我对他似乎并没有留下太多印象的缘故。他还记得我。

 

  老陈的工作主要是在教学楼里负责管理各个办公室、工作室还有器材室的钥匙,职责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师生上课前,他要把有课的教室的门一个一个的打开,下课后,他再去各个教室检查一遍,没关的灯、没关的设备,他要负责关掉。时间一长,师生上课过程中遇到设备问题也都找他了。于是,经常就会听到美院教学楼里有人扯着嗓子喊“老陈,开下门”,“陈师傅,投影坏了”。他似乎也总乐意被人招呼。

 

  对老陈的存在,没人觉得习惯或不习惯。或许,除了招呼他开门、调设备,做些杂事,没有人真正注意过他。

 

  我对老陈其实也不了解,也只是在需要开教室门时,去他的格子间找他(我不喜欢在走廊里大声喊叫),所以我知道他住在美院教学楼楼梯下的小房间里。老陈抽烟,我也抽烟,偶然在美院传达室见到他时,我会给他和传达室的师傅递只烟,闲聊上三两句。聊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应该也是无关紧要的闲话。似乎记得他好像也说起过一些家里的事,孩子上大学了,家里有个老伴什么什么的。

 

  上学期的哪一天,我依旧是找他开门,他不在自己的小房间。到传达室一问,说他一个月前已经不干了,是自己提出来的,好像是家里有什么事。学校安排另外一个年轻人接手了他的工作。

 

  老陈的工作是个人就可以做,并没有多么重要。但我听说老陈不做了,还是觉得有些意外、说的再酸气点,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

 

  我和老陈没什么交情,应该也不太可能会有多少交情。我想,他和美院其他师生的交情也不会有太多。毕竟,他只是教学楼里的一个工友。十几年里,我基本都没怎么看到他在美院教学楼之外的范围活动。即使是到学校上课的时间,除了需要他开门、调设备,基本上想不到他的存在。奇怪的是,这半年多,我倒还会时不时想到他,这频率应该和我往常见到他的频率差不多。

 

  就要开学了,教学楼里已经见不到老陈了。他曾经在这里住了十几年,美院一百年的历史上,可能没有几个人比他在教学楼里住的时间长。十几届的学生从这里进进出出,不知道他们对这个给他们开门、关门,看护设备的老工友有没有什么印象。他应该是能记住一些学生的,至少我在读完三年博士回到黄瓜园时,他还记得我。

 

  艺术属于人文学科,艺术的问题,归根结底是人的情感问题。黄瓜园是个重感情的地方。我希望这里的学生,也包括我的同事们,还能记住老陈。他是临时工,但毕竟,他在这里临时工作了十几年。一个人过不了几个十几年,一个和大家相处了十几年的人,我们没有理由忘记他。

 

倪师傅

 

文/李慕原

 

  晚上刷微信,在黄瓜园艺讯的订阅号里看到了美院丁亚雷老师写的《老陈》,这让我想起了我们音乐学院的倪师傅,十几年前,当我还是一个本科生时,倪师傅是音乐学院的工友,住在一楼大黑板公告栏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里,说“住”不确切,事实上那个房间也是倪师傅的办公室,前半部分用来办公,中间拉一道布帘,布帘后面是他和她的老婆孩子居住的地方,在那个局促的房间里收藏着一切洒扫用具,大串叮当作响的钥匙,学院师生的信件,还有一个旧办公桌下面一溜儿排开的至少6只大开水瓶。

 

  那时候倪师傅很年轻,学院里的老师都叫他小倪,我们都叫他倪师傅。年轻的倪师傅已经讨了老婆生了儿子,我们就管他那四五岁的调皮儿子为“小小倪”。倪师傅很忙,管着学院所有教室、排练厅的开门锁门,清扫整理,学院师生的信件收发,并让他办公室那几只大开水瓶里永远保持充盈的热水。在我的记忆里,他和他的老婆总是分工明确,他老婆在每堂课结束后戴着大口罩和大手套冲进教室扫地擦桌,而他则永远提着一串钥匙在那栋四层楼里上上下下的开门、锁门,为每堂课和讲座现场送开水瓶。也许现在许多同学对他老婆的印象比对倪师傅还要深,虽然我们都不知道她姓什么,只知道她是小倪的老婆,但我们都记得她长的很像莫文蔚。

 

  每个课间,我们总喜欢拥到他那间狭窄的办公室倒开水,也因此,一楼拐角那个炉子上永远在烧着开水,倪师傅房间里的那几只大开水瓶也很难一直充盈;我们在他的桌子上翻找信件,那还是个习惯书信的年代,对于那个年代的学生来说,手机是只是偶尔用来发短信的,不到万不得已最好连电话都不要打;更多的时候是同他那四五岁的儿子斗斗嘴。时光就这么倏然离去,转眼就各奔东西,走时路过倪师傅的房间,点点头告诉他我毕业了。

 

  07年的时候,我回学院读在职研究生,音乐学院的楼已经重新装修改造,倪师傅还在,搬到了对面的楼梯间,还是一样的大串钥匙,还是一溜儿的开水瓶,离校3年,没想到倪师傅居然一眼认出了我:李慕原,你怎么回来了?我告诉他我回来读研究生,他也就是点点头就忙着跑去开门,我注意到他似乎显老相了一点。在职读研的过程要兼顾学习、工作以及生活,没有那么多悠闲的时光去他那里蹭开水,也不再有信件寄到学院,“小小倪”上了学,我去上课时也难得见。研究生毕业就毕业了,不再去和倪师傅打招呼。

 

  又是几年过去了,这个初秋的夜晚,看到丁亚雷老师描写的美院的工友老陈,我才突然想起了倪师傅一家,我们从不知道倪师傅叫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他今天还在不在音乐学院。若不是看到丁老师这篇文章也许我根本不会想起倪师傅一家,而一旦记忆打开,泛滥的却不止是记忆,就像丁老师所说:艺术的问题,归根结底是人的情感问题。

 

  关于黄瓜园的一切记忆,也正是因为连接了情感才显得弥足珍贵!

 

 宿管黄阿姨微博火爆南艺

金陵晚报记者 陈蕴萱

 

  一位五十多岁的宿管阿姨,才开通微博没几天,总共发布了8条微博,就收获了几百位粉丝,可以说是一夜暴涨,这让开通微博很久并拼命写微博攒粉儿的“僵尸博”们情何以堪?更让人惊讶的是,居然有学生为了能和黄阿姨的微博互粉,不惜打滚卖萌。要问这位“网络神人”是谁,她就是81707新葡萄京(www.81707.com)九号楼的宿管阿姨。


  宿管、学生萌成一片


  微博上,黄阿姨的萌言萌语乐翻一片。


  “孩纸们,你们回来了没有!?正在回校路途上的童鞋,别捉急!我们的宿舍阿姨早就在门口等你们了。”


  3月18日那个雷电交加的夜晚,阿姨发了一条提醒微博:“下雨咯,同学们快收衣服了!”让学生们纷纷感叹:好窝心的阿姨啊!


  如此潮言潮语,让黄阿姨的微博很快火爆南艺。南艺的同学们为了能和黄阿姨互粉,奇招也是层出不穷。


  “阿姨我宣你!我的脑我的心我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说着阿姨我宣你!求关注!”对此,黄阿姨表示:“私信想互粉的同学你们好好说话,什么阿姨造不造我宣你,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不好好跟我说话就么得互粉。带电脑出宿舍请登记下名字。”


  有一天,还没吃晚饭的阿姨在微博上说她想吃麦当劳的汉堡,为了能与阿姨微博互粉,一位学美术的学生给阿姨画了爱心汉堡和可乐牛奶,希望黄阿姨能“望梅止渴”,可爱的画风不但感动了“黄阿姨”,也羡煞围观的一群学生。


  潮人黄阿姨并非博主本尊


  金陵晚报记者联系上了黄阿姨。听到记者说起那个火爆网络的微博,黄阿姨明确表示,那个微博博主并非她“本尊”。虽然那火爆的微博,并不是黄阿姨打造的,但52岁的黄阿姨也绝对是网络潮人。


  黄阿姨说,她很喜欢在南艺的工作,几年来一直管理的是男生宿舍,男生们会有各种奇招来“对付”宿管阿姨。为了跟大学生们拉近距离,黄阿姨和其他阿姨也上网、玩微信,用潮言潮语跟大学生们沟通。


  比如,开学时,阿姨们的板报出得很有风格:“亲,抽出点时间、整理一下房间,别给小强留空间。”再比如:“亲,路上辛苦了,阿姨等待你们的到来,公寓有你才精彩,马上又要投入到学习中去了,你准备好了吗?阿姨祝同学一马当先、马上幸福!”


  生活中的黄阿姨平时没事喜欢逛街、喜欢美食、喜欢出去旅游。因为对大学生们关怀无微不至,小伙子们都把她当成了知心人。为了让南艺更多同学认识黄阿姨,理解宿管阿姨的工作,南艺的几名小伙子开始帮她打理微博。


  记者联系上帮黄阿姨打理微博的黄同学,黄同学告诉记者,是因为平时经常得到各位宿管阿姨的关心,所以就想让更多的同学看到阿姨们平时在做的事情,给到更多的同学爱与关心,才想起鼓励黄阿姨建这个微博。

 

2002-2014 中共81707新葡萄京(www.81707.com)委员会 宣传部 版权所有 © 江苏省南京市北京西路74号
Copyright © 2014 Nanjing University Of the Arts &nbsp Powered by 信息化建设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07126